17779106930
當前位置:
首頁 > 名家觀點 > 360創始人周鴻祎:寒冬來臨,保持身體健康

360創始人周鴻祎:寒冬來臨,保持身體健康

時間:2019-03-04     閱讀次數:487

回望360 A股上市這一年,周鴻祎首度獨家公開鮮為人知的心路與反思。

Winter is coming,寒冬來臨,周鴻祎瘦了25斤,不僅是為了擺脫“中年油膩男的形象”。“寒冬來臨,保持身體健康。”


他提醒同行們。


按照慣例,中國的企業家們在年尾年頭總是要參加各類慶祝活動,近來周鴻祎最常穿一套藏藍色服裝。他并沒有選擇更能體現減肥成果的西裝,而是選了一套非常沉穩的中式禮服。


前幾年,周鴻祎有了個別稱:紅衣大炮。鴻祎VS紅衣,這既免除了“周鴻祎”被誤讀為“周鴻偉”的尷尬,同時這一稱謂與他個人特征也極為貼合:一來,他對那件紅色Polo衫格外喜愛;二來,“大炮”正是他平素直來直往的行事風格,此前與不少公司打過仗,從CNNIC到百度,再到騰訊。


周鴻祎精力旺盛,他是音響發燒友,還是攀巖愛好者,更是如今已廣為人知的重度射擊迷。他很喜歡坐落在懷柔橋梓鎮那個占地500余畝的真人CS基地,那也是360的內訓基地。2010年中秋在3Q大戰最焦灼的時期,他還約李開復過去玩了一把。


他還時常半夜出現在工作群里,給產品提出建議。360的每一款產品,他都是絕對的深度用戶。 


但周鴻祎好像不再是“紅衣大炮”了。


距離360回歸A股掛牌上市已過去近1年,大眾視野中的周鴻祎,比此前遠要沉默得多。


“360原來也不是主動要跟人打口水戰,很多時候都是被欺負得沒辦法才必須還擊。”周鴻祎說,如今360已經發展壯大,作為一家開始越來越多介入公共安全和國家安全的公司,需要以守護者的形象出現,因此,“還是應該穩重一些,謙虛一些”。


從中文搜索,到反流氓軟件,再到當下宏大的安全生態,一路走來,周鴻祎發生了很多變化。


創業黑馬創始人牛文文和周鴻祎認識多年,在他的描述中,曾經的周鴻祎就像是一個覺得自己掌握了世界真理的少年,勇敢挑戰巨頭;經過歲月的洗禮后,少年的包容性變強,對世界和人性的理解也更加深刻。


曾經針鋒相對過的人,也逐漸緩和。3Q大戰時,周鴻祎和馬化騰一度勢如水火。而在2018年11月初烏鎮舉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周鴻祎和馬化騰交流后,和媒體提及時表示非常佩服后者的總結能力。在談到移動互聯網下半場時,周鴻祎也以贊許的口吻,提到了馬化騰的觀點。


2018年9月底,騰訊宣布啟動繼2005年、2012年之后第三次組織架構調整,更加明確地傳遞出了要進軍產業互聯網、發展To B業務的決心。騰訊和360,在To B甚至To G的大戰場上,又將相遇。相比于曾經在To C戰場的劍拔弩張,如今再為對手,雙方都溫和了許多。


程序員出身的企業家有時會被貼上沉默寡言的標簽,畢竟他們曾經的主戰場不太需要語言的溝通。周鴻祎不是這樣,當他有表達欲望的時候,可以說很久。“他不喜歡被打斷,他的邏輯非常好,講得也非常好。”牛文文說。


周鴻祎還會時常調侃自己的話癆。在360的年會上,他開玩笑道,“我今天本來準備了2個小時的講話,鑒于氣氛太熱烈,大家也都比較餓,我就只講20分鐘,把其他的講話都換成獎品”。


2018年6月,周鴻祎又出了一本書,《極致產品》。正是在這個合作過程中,牛文文發現,周鴻祎的溝通方式改變了很多,不再是單向度地傳播自己的理念,而是希望有更多互動,彼此啟發。在新書發布會上,原本設計的環節是周鴻祎的個人演講,但在他的強烈要求下,變成了互動的小論壇。


長期做安全的人,眼中常常看到的往往是不安全。周鴻祎似乎也有點安全焦慮。2018年,他去非洲旅行,未雨綢繆地帶了許多裝備,包括純凈水,雖然到最后,大多沒用上。


周鴻祎身上,還有很多沒有改變的地方,比如熱搜體質。雖然過去的一年,他已經很少再陷入到口水戰里,但仍然很容易成為關注焦點。2019年春節期間,他和家人去北海道滑雪,和其他游客拿錯了行李箱,在朋友圈發了詳細的尋箱啟事,這件事也很快被科技媒體報道出來。


據360的一位高管表示,周鴻祎的微信朋友圈很好加,他對外界一直是非常開放的態度。在朋友圈中,周鴻祎也從來不吝嗇于展示自己的生活。他喜歡《流浪地球》,不僅應邀去看了首映,還在朋友圈轉了好幾條相關內容,為電影站臺。


01

布局大安全


2018年2月28日,360通過借殼上市的方式登陸A股。


“這如同在戰場上,你的槍膛里只有一顆子彈,你需要一擊而中,這就像我職業生涯里的又一場前途未卜的豪賭。”周鴻祎的自傳《顛覆者》詳細記錄了他在360私有化過程中的心路歷程。書中還透露,國家某監管部門的領導曾找到他,提到對互聯網安全的擔憂和期望,并希望360回歸,構建網絡安全核心技術能力,而這也是周鴻祎考慮私有化的起始點。


另一方面,在美國上市的中概股,市值普遍被低估,還不時面臨被海外機構做空的風險。而2015年后,中國內地資本市場加快改革步伐,特別是發行上市制度,努力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適應性,擁抱創新型企業和新經濟公司。


從美國退市之后,360從一家大部分股東是美國投資人的公司變成了一家純內資的民營公司。這兩年多以來,360參與了不少與國家安全有關的項目,還承擔了一些重大會議的網上安保。“回歸A股解決了身份問題。我們現在跟國家有很多合作,應該算是國家隊之一。”周鴻祎說。


來源:三六零財報


回歸A股的360,有喜也有憂。


360回歸A股的當日收盤價為56.92元,市值約為3850億元。身處低迷和動蕩的A股市場,360股價也經歷了下滑。截至2019年2月19日,360收盤價為23.75元,市值約為1606億元,與早前最高點相比,已縮水2000多億。


周鴻祎既不在乎股價下行和市值縮水,“股價永遠談不上低估或高估,企業家應該心知肚明,那都是比較虛幻的數字而已,并不代表公司真正的價值”;也不太在乎股價的高點,“當時我們剛退市回來,94%的股票都被鎖定了,只有很少一點股票在流通,有的人可能通過炒作把股價炒得很高”。


對于上市,周鴻祎的心態很復雜:一方面,他覺得公司要通過上市給員工創造回報,“員工靠拿工資是解決不了財務自由問題的”;另一方面,上市之后,如果不能及時從資本市場獲取融資,公司就無法持續進行技術創新,“上市公司又不敢砸錢,一砸錢就影響利潤,影響利潤就影響股價,但好的安全系統、好的產品都是要砸入重金的”。


安全仍然是360的元敘事。


360成立時最先布局的是搜索,這也是對周鴻祎在3721時代事業的延續。進入安全領域,則是無心之舉。


周鴻祎曾把2006年視為自己人生中最低谷的一年,那一年他36歲。當時流氓軟件泛濫成災,肆虐的途徑就是對標3721的插件模式。一時間,輿論將流氓軟件的罪名都安到了他頭上,被冤屈帶來的憤怒是360投入安全領域的重要原因之一。


安全衛士大獲成功之后,360開始深耕安全領域。2018年,周鴻祎提出“安全大腦”的概念,即“一個分布式智能系統”,綜合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新技術,保護國家、國防、關鍵基礎設施、社會及個人的網絡安全。在此基礎上,360將被打造成一家大安全公司,提供從國家、國防安全,到家庭、個人、社區安全的一系列服務。


網絡世界變得更不安全了嗎?在大安全的構想面前,這個問題躍然紙上。


周鴻祎認為,10年前流行的網絡病毒可能是為了出名,比如熊貓燒香;而今天,勒索病毒已經成為一種商業模式,定向攻擊占多數,醫院、工廠常常成為被攻擊對象。“WannaCry席卷全世界,但中國凡是裝了360的老百姓反而沒有受害。”


安全也是360的拳頭產品展開新業務的支點。據360 PC瀏覽器事業部總經理梁志輝透露,未來瀏覽器也可以類似于殺毒軟件和辦公軟件,成為企業端服務的一個品類,360 PC瀏覽器2018年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發展B端業務,與企業和政府展開合作,而安全正是360瀏覽器的一大賣點。


△攝影:鄧攀



02

手機業務“向前看”


除了IoT領域先行者們普遍遇到的問題,360還面臨另一個潛在問題,不溫不火的手機業務。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飚表示,IoT雖然看起來火熱,但實際上大部分產品,消費者的使用習慣還沒有真正養成,很多智能硬件買回家后,使用率并不高;目前來看,在年輕用戶群體中接受度比較高的產品是智能手表,標志性的現象是,深圳一家原本提供智能手表方案的公司2018年也開始推出自主品牌,而這個市場,已經歷了5年多的培育。


正是因為沒有解決消費者的痛點,IoT的大部分產品現在還處于“半成品”的階段,而半成品的銷售,則需要強有力的主產品來帶動。“所以我們會比較看好一些傳統的家電廠商和手機廠商,特別是手機廠商,它們已經帶動消費者對它們的IoT業務產生充分的信任,進而實現消費沖動。”孫燕飚補充道。


而360在手機行業的開拓,堪稱一波三折。


早在2012年年中,周鴻祎在微博宣布360將要進軍手機產業。在最初的構想中,360不參與手機的生產、銷售和售后,而是和國內外廠商合作,由后者推出360用戶特供機;360會為手機廠商開發一個整合了360安全軟件、瀏覽器、應用商店和手機桌面的套件。


合作對象之一是華為,產品則是2012年5月推出的售價為1499元的華為閃耀。時任華為高級副總裁、華為終端公司董事長余承東表示,這款智能手機的性價比超過了小米。


360擅長軟件,華為擅長硬件,這原本是強強聯合,但最終結局卻以華為獨立推出閃耀手機,360轉而和阿爾卡特、海爾、夏新合作各推出1款特供機收場。根據騰訊科技的報道,導致合作破裂的一個原因是,360陷入了和小米的口水大戰,一直處于互聯網輿論焦點,被華為認為與自己一貫的低調作風不符。


互聯網企業在探索踏入手機行業時,基本都曾嘗試過與手機廠商合作,事實證明,這條道路上并沒有成功者。


和華為的合作失敗后,2014年年底,360選擇與酷派成立合資公司,再次沖擊手機行業。經歷和酷派、樂視的三角風波后,360決定自己做手機。


波折復波折,當360的手機團隊終于穩定下來,市場的紅利期已接近尾聲。根據市場研究公司Canalys的報告,2017年中國智能手機年度出貨量同比下滑4%,在中國智能手機發展史上尚屬首次;到了2018年,手機市場已經形成頭部效應,留給其他玩家的空間已經很小。


孫燕飚對2017年手機市場開始下滑深有感觸。“手機業務非常難做,競爭對手太強大了,360從不做手機到做手機,等于是用紅利期當作了學習期。”


談及360手機,周鴻祎已經很豁達,他坦言,360手機最近幾年基本處于第二梯隊,有固定的用戶群,一年有幾百萬臺的銷量,“但手機最好的黃金時代確實過去了,小米華為的確很強”。


“應該往前看。”周鴻祎說。



03

尋找新顛覆


在360員工眼中,周鴻祎從來都不是一個安于現狀的人,即便在成功登陸紐交所后,內外狀態都十分安穩之時,周鴻祎仍然會在辦公室跟產品負責人就“一個按鈕應該放在哪”而討論到深夜。


周鴻祎是360系產品的重度體驗者,常常會給產品提出具體的功能建議。他曾經建議花椒直播添加一個功能,通過人體圖像分割技術把人從某個視頻中摳出來,放到其他的背景里。顏水成領著研究院的同事花了1個月在手機端實現了這項功能,360就此成為當時國內少有的具備這項能力的公司,周鴻祎非常開心。


對于已經成熟的業務,周鴻祎也不會完全放手。梁志輝說,周鴻祎現在很少管PC瀏覽器在產品上的細節,但仍然會對產品的定位和宣傳提出很多建議。“我們之前把搶票作為一個宣傳點,他就會要求每年都要有不同的宣傳創新點,不能總是那一個宣傳點,改改年份繼續用。”


但是,相比于曾經的360安全衛士,360在移動互聯網領域一直缺少一款拳頭產品。智能硬件領域雖然有“路由器”這種有望成為連接器的產品,但還不足以帶動形成新的商業模式。


周鴻祎并非疏于嘗試,360在許多領域都有過機會。


信息流興起之后,在最近兩年間幫助PC瀏覽器提升了將近20%的用戶時長。2017年,360在互聯網廣告及服務業務上實現營收91.15億元,同比增長53.89%,增幅在所有業務中位居第一。


但在移動互聯網領域,信息流業務的發展卻有些乏力。在App Store中,360瀏覽器的定位仍然是工具;同樣從瀏覽器業務切入信息流的UC瀏覽器,定位則是新聞應用,截至2019年2月19日,在免費新聞類排行榜上位列第二。


2017年9月,360旗下自媒體平臺“360眾媒平臺”改名為“快傳號”。快傳號2018年3月底也公布了視頻獎勵規則,但是相比于頭條號、大魚號、百家號等,快傳號還稍顯羸弱。


在直播領域,360也是最早淘金的公司之一。


在業務層面的顛覆之外,360也在嘗試品牌層面的更新。在過往印象中,360在傳播層面更多體現出大公關、小市場的特點;而在2018年,360做了許多年輕化的活動營銷,比如在798舉辦百人“吃雞”大戰,跟肯德基跨界合作、打造黑客文化體驗餐廳等。360集團市場公關負責人郭愛娣表示,目前品牌刷新的一個重點就是宣傳360的黑客文化和黑客精神,這也是周鴻祎眼中360的重要財富。


從某種程度來說,360的品牌形象正在經歷“去周鴻祎”的過程:以前,提到360,就會立刻想到紅衣大炮周鴻祎;而現在,360正在試圖從“周鴻祎”之外,尋找新的形象點和記憶點。



04

何以一再錯過?


關于戰略得失,周鴻祎一直在反思。


“敏銳是360的一個優點,很多機會都看到了,甚至比別人更早地看到。”周鴻祎并不避諱360曾經錯過的一些機會。


錯過機會的原因有很多。在自傳《顛覆者》中,周鴻祎多次提到自己從學生時代創業就有的毛病——不夠專注。他在書中寫道:“我就像在挖井,先在地上挖了三米,發現沒有水之后,就會換一個地方接著挖。很多方向都是半途而廢。”


“精力旺盛”是周鴻祎留給幾乎每一位360員工最深刻的印象之一,尤其是作為董事長,每天要處理的事情千頭萬緒,但他仍能分出時間去深度體驗產品,并準確找出問題。不過,對于一個精力旺盛且始終保持好奇心的人來說,發現新機會并不難,難的是如何在一條路上專注地走下去。


創業多年積累的經驗和教訓,使得周鴻祎在2018年年底給企業家同行們提出了聚焦、減負的建議。周鴻祎不太認同企業發展“無邊界”的概念。他認為,過度追求多元化發展,可能會導致一些企業資金鏈斷裂,“只有3個蓋子,卻要蓋6個杯子”。2018年年底,裁員潮席卷互聯網行業,在這股寒流中首當其沖的,正是各種還沒有建立盈利模式的新興業務。


用戶在年輕化,需求也在隨之而變,回歸A股之后,360亟需全力以赴二次創業,如何讓團隊保持敏銳的嗅覺及爆棚的戰斗力,成為當下周鴻祎頗為焦慮的問題。


“今天互聯網的主流用戶是20歲的人,但我們的管理層實際上早就超過40歲了,不是所有的人到了40歲、50歲還能繼續進化、持續學習。”周鴻祎說,企業需要大步往前走,那就得新陳代謝,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甚至有一天可能我都應該退下來”。


△攝影:鄧攀



周鴻祎是360系產品的重度體驗者,常常會給產品提出具體的功能建議。


周鴻祎喜歡復盤和反思,這不僅體現在公司戰略層面,甚至體現在日常工作及生活中。在一次以大學生為主的產品經驗分享活動上,周鴻祎講了一個關于韋小寶的段子,講完之后沒有人笑,他后來跟周圍的人說,“這是斷代了嗎?這個笑話他們聽不懂”。


由己及人,周鴻祎擔心已是中年人當道的360管理層,不懂二次元,做市場活動時,不知道年輕人現在喜歡的偶像是誰,“劉德華還是我們心目中的當紅明星,可能對年輕人已經沒有那么大吸引力了”。


在此基礎上,360組織架構調整被提上議事日程。


360已創立13年,但周鴻祎還是經常把自己放在一個創業者的位置來思考。


對于創業者來說,資源十分有限,做不了太大的事,也不敢貿然競爭,往往會選擇一些側翼戰。“偏門的地方沒準反而讓你找對了地方,百度忙活了半天,老以為我們做搜索,是競爭對手,沒想到對手是頭條。”他舉例道。


周鴻祎直言,與創業公司不同,已走至行業前排的公司包括巨頭,要考慮營收和利潤,要權衡的因素太多,往往會盯著已有的市場而錯過顛覆性創新機會。比如,360創業之初就曾經提出要做新一代的搜索,用周鴻祎的話說,“一種不用搜索的搜索,就是推薦”,但360后來并沒有堅持這一方向,而是轉去了安全賽道,然后,今日頭條出現了。


即便在2012年今日頭條面世之后,360內部仍圍繞“做(頭條)這件事還是做搜索”曾產生過爭論。周鴻祎認為,這就是一個價值觀的問題:做搜索其實是做一個已有的市場,百度的收入在那,這個邏輯大家都同意,但真正在決策的時候,做一個已經被證明成功了的東西會有很大誘惑。


周鴻祎說,他之前也在想,為什么別人錯過了360崛起時把握的機會。當年360選擇進入安全領域,做流氓軟件的查殺時,很多人覺得這個領域沒有價值,但最終360走出了一套獨有的商業模式。


如今,已躋身千億市值互聯網大廠行列的360,面臨的問題和其他大公司一樣,那就是,如何在體量變大之后,仍能持續保持創新能力。


上一篇:吳曉波:2019年需小步快跑、謹慎實業、警惕物價、現金為王

下一篇:郎咸平:2019年帶來的沖擊,將前所未有!制造業,才是中國經濟的未來!

  
时时彩对应码大全1=579